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泉清韵

栽几许小草,撷一缕清芬,放飞梦想;揽几束星光,掬一抔遐思,点亮情怀。

 
 
 

日志

 
 
关于我

二泉清韵: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学老师。学历:本科。职称:高级。任课:语文兼美术、书法。平时喜欢写作、二胡、戏曲、书画、篆刻、徽标设计等,然杂而不精,惟雕虫小技、自娱自乐而已,有诗歌散文集《镌刻美丽》、作文训练助教导学集《匠心习作 妙笔生花》(适合初、高中参考)、板书对句助教导学集《板书辑要 对句炼意》(人教版7—9年级),然尚未出版,惟孤芳自赏、自印自用罢了。

怪医倪涵书传奇 第七章、智救闺秀 二泉清韵  

2018-07-05 17:41:00|  分类: 小说遣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智救闺秀


二泉清韵


    不得不服,倪天医还真常有这等奇怪的“方子”呢!事情发生在“倪杜济看病索方后第二年的春天……

陆家庄有位员外,只生得一千金女,取名陆茵嫣,芳龄十八。

    陆茵嫣姿态轻盈纤弱美貌如花,才情横溢,喜好文墨,工于音律,精通瑶琴,弹拨古曲尤为动人心魄

一日清晨,她走到窗前,正准备梳妆,忽见窗外场院里有一俊朗洒脱、仪态翩翩的年青公子舞剑,情窦初开的她不觉春心萌动。

“女儿,你的喜事来了!为父已将你许配任家了。”陆员外喜滋滋地对女儿说。

“谁?”

“就是任太守的儿子任开武。

殊不知,这任开武性情剽悍游手好闲,是个花花公子

    亭后村尽出美女,倪秀莲同样长得千娇百媚。有一次,任开武与几个富家子弟骑马游春回家时,恰巧遇到她在河埠洗衣。“哎,这丫头真漂亮,我去与她作乐作乐,你们在这儿等着。”于是下了马,走到河埠头,嘻皮笑脸地说:“美人儿,回过头来,看看我是谁!”

倪秀莲一惊,慌忙站了起来。

    “哦哟,妙哇!”任开武说,显出一副轻浮的样子。

“你是谁?别不正经!”

“我叫任开武,老父啊,嗨嗨,还是太守嘞。看你漂亮,才有意跟你寻开心,否则,谁愿意与你说话?”

“我不认识你,也懒得跟你说话!滚开!”

“她不识好歹,给她点厉害看看!”那几个富家子弟吼了起来。

“哎,美人是经不起厉害的,还是温柔点。”任开武便拿起扇子,去拨倪秀莲的下巴。倪秀莲一把夺过扇子,说:“这扇子骨子太轻!”便“嘶嘶”两下,扔在了河里。

任开武正要发作,恰好倪三七和倪阿武也到河埠来了。倪三七大喝一声:“给我滚!”倪阿武接着说:“打死他!”有的刚从地里耕作回来,真的举起了扁担、锄头,齐声说:“快滚!”

    任开武见势不妙,忙向“哥们”打个手势,骑上马一起落荒而逃。

像这等轻狂不羁之人,娴静文雅、心思细腻的陆茵嫣完全不合,根本无从沟通。故而,陆茵嫣十分郁闷。事情是这样的:

亲事既定后,任开武便来到了她家。

“向仁伯、仁伯母大人问安!”任开武装出很斯文、也很恭敬的样子。陆茵嫣父母见未来的女婿来到,满心欢喜,即把宝贝女儿唤了出来,他们倒也识相,进房闲谈去了。

    “贤妹好漂亮,我任开武真是三生有幸啊!”任开武先开了口。

陆茵嫣说:“请坐。”两人坐下,沉默片刻。

    近来可攻书文?

“哦,这个我没兴趣,头疼!不过,你是最好的一本书,一本漂漂亮亮的书,我喜欢看!”任开武来了兴致,接着说,“现在真有几个漂亮的,那天我在河埠看到过一个美女,比你还漂亮呢。啊呀,看我这张笨嘴,是你比她还漂亮!”说到这里,任开武开始有点手舞足蹈了,忍不住做出些轻浮的举动来。

“哦,我有点累了,失陪了!”陆茵嫣忙叫出父母来,自己则走进了闺房,关了门。

    但后来,任开武还是经常来纠缠,这让陆茵嫣心中好生不快。

    一天,她逼着父母,恳求马上退了这门亲事。

“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早已允了媒收了聘礼,岂可赖婚?”老父生气地说。在旁的母亲碍于颜面,又特别看好有财有势人家,也没有答应女儿。这让陆茵嫣非常不满,却也十分无奈。

    她痛苦啊!美好向往简直像树叶那样飞落,像花儿那样凋零,像流水那样逝去,像烟云那样飘散,像睡梦那样虚幻,像泡影那样缥缈,像钟声那样茫远……

神情萧索,柳眉微蹙,愁绪绵绵,心坎里如蒙了一层雾霭,迷惘惆怅;独自来到院中本想赏花解忧可反而忧上添忧,不禁暗暗落泪。

泪花中,又浮现出那舞剑的小生来:长相俊秀,气宇不凡,一招一式,干净利落。在痴痴思量时,一阵琅琅读书声掠过了她的心波她透过围墙花窗一看,惊喜万分:“正是他!”只见那年青人坐在石凳上,正攻读科举课业不由驻足,凝神细听。

“他不知姓甚名谁?”陆茵嫣觉得这样勤勉上进的人才是理想的如意郎君,此时多想倾诉苦闷,表达思慕之情,但宗法礼教毕竟隔了一堵墙。是爹娘错配了婚,还是自己命不好?她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

 

话说管墅及周围村坊,经常是十年一大疫,三年一小疫有其他疾病发生,倪天医经过调查研究,发现有诸多原因,他总结了几条,如食用带病的或病死的禽畜,饮用不洁河水或井水,缺乏防御意识,没有很好与病者的隔离措施,没有妥善安葬亡者,尤其是战死、冻死、饿死在野的,却无人收拾等,这些都有染病的可能。

    一天,他在诊所向前来看病的人讲述着自己的想法,以引起大家的注意和重视。他说:“屠夫要有天地良心,不卖病死的鸡鸭和猪肉,大家也千万别吃这类肉;要吃干净的水,如水不净,可放些白矾、雄黄榆树皮、木芙蓉、大蒜末、赤豆、杏仁、桃仁等发现有人生疫病,要采取隔离措施;妥善安葬亡者,尤其是病死者。尽管眼前时疫有所缓解,但绝不能麻痹大意!”

听的人越来越多,人们觉得很有道理,都点着头。

    倪天医又说:“一到春天,在门窗上可插些艾、菖蒲,在房室内喷洒些雄黄酒,或放半碗醋。”

正在这时,陆员外家来了一位仆人,说员外小姐陆茵嫣病了,病得怪怪的,请倪天医前往治病。他还说:“员外有言承诺,倪天医若能治好小姐的病,必有重赏。”

治病救人是天职,但治人间心灵之病,倪天医也从未忽略过。他说:“不必重赏,治病要紧!”于是就出诊去了。

他来到陆员外家,陆员外以礼相迎,说:“女儿近来茶饭不思,神情恍惚。奇怪的是她整天不说话,只是叹气、流泪。躺在床上,有时还会发抖,偶尔咳几声。”

“何时起病?”

“自从许配任太守之子任开武后。”

“她可愿意?”

“这个……

倪天医问明情况,原来与姻缘有关,心里就有了七、八分把握。于是说:“哦,我知道了!去看看再说。”陆员外夫妇早已在女儿床前设了纱帐,邀倪天医一同进去。倪天医“望诊”以后,还得“切诊”,他戴上薄手套,给陆茵嫣号了脉。

他悄悄追问:“小姐不满这桩婚事,是吗?”陆员外只得实话告之,并接着问:“这,这病要紧吗?”

“问题不大,不说话是忧郁引起的,人发抖是焦虑诱发的。我开个‘方子’,不用给她吃药,只要你们看懂了,她的病慢慢会好的。治病先治心。”于是提笔写来:

    张口五倍子,吃药一辈子。

倪天医递给陆员外:“慢慢看,细细想!”就告辞走了。

陆员外看着这几个字,一时不得其解,琢磨了三天,终于恍然大悟:“五倍子”是一种药,其中之意,就是“五”倍一倍为“十”,而“子”即“儿”,张个口不就是个“克”字吗?其实倪天医在暗示我们,女儿与任开武的婚姻命相克!若逼她成婚,她将一辈子多愁多病。

    “这叫我如何是好!”陆员外进退两难,急了,又不敢张扬。

但窗户糊得最紧,也会走风,这事终究传开了。

倪天医知道,最终自己肯定会有麻烦。于是,他立即写了一张纸条与柳妹商量。柳妹说:“依我看,一模一样写十张。”

    倪天医拍案叫绝:“还是你聪明!”于是补写九张后请来一位算命先生,要他帮个忙,并与他耳语了一番。那算命先生觉得倪天医做得对,也就同意了,倪天医又把事先写好折叠起来的十张纸条给了他。

果然,任开武母子俩闯进了倪天医的诊所。夫人先开了口:“倪天医,你是郎中,不守医道,却来拆散我儿姻缘,是何道理?”任开武接着说:“都说你德高望重,想不到是这等无理之人!”

    倪天医一言不发。围观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不一会,那位瞎子算命先生笃着竹棒缓缓靠近,说:“谁在吵?我先给你算个命,不收银,白算。人有时运八字,大吵大闹恐怕更不吉利!”

夫人心想:“也对,给儿子算一算吧,这婚姻到底合不合?”于是跟儿子说:“算个吧。”任开武点了点头。

算命先生问:“公子可有婚配?”

“有了,乃陆员外家千金小姐。”夫人答道。

“请问公子贵庚?”

“二十有一。”

“与那千金小姐相差几岁?”

三岁。

“哦~~相差三岁。不妥不妥,光这个就‘命相冲’啊,叫小六冲!”算命先生边说边拿出纸条来,“公子自己摸来。”

任开武随手摸了张纸条,母子俩展开一看,原来是这样八个字:

“古儿十兄,今只二人”

他们半懂不懂,要求详解。算命先生说:“先读一读,我听听。”任开武便读了起来。

“哦!听好了,‘古儿’‘十兄’是两个‘克’字,‘二人’合起来是个‘夫’字,连起来就是‘克夫’、‘克夫人’,那千金小姐不克别人,只克你们二人,这婚事可要多考虑考虑呵!”

母子俩一听,慌了。

后来,任、陆两家觉得一旦联姻,也许真的引出许多不吉来,就协商私了了这桩婚事。

    雾霭散尽天朗气清,缕缕霞光绽放绚烂,整个陆家院子笼罩了一层金光。轻风微微吹来树儿摇曳,花在欢笑,鸟在啼唱;一切沉浸在愉悦祥和中。不久,陆茵嫣的病也就渐渐地好转起来。

倪天医用智慧为陆茵嫣解除了一桩悲剧婚姻,让她摆脱了花花公子任开武的纠缠。陆茵嫣感动地落了泪。

然而,倪天医总念念不忘初心,他的精力多倾注在如何用药治疫上;因药紧缺,他下一步准备出门采药去……

结果,一场“闹剧”发生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