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泉清韵

栽几许小草,撷一缕清芬,放飞梦想;揽几束星光,掬一抔遐思,点亮情怀。

 
 
 

日志

 
 
关于我

二泉清韵: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学老师。学历:本科。职称:高级。任课:语文兼美术、书法。平时喜欢写作、二胡、戏曲、书画、篆刻、徽标设计等,然杂而不精,惟雕虫小技、自娱自乐而已,有诗歌散文集《镌刻美丽》、作文训练助教导学集《匠心习作 妙笔生花》(适合初、高中参考)、板书对句助教导学集《板书辑要 对句炼意》(人教版7—9年级),然尚未出版,惟孤芳自赏、自印自用罢了。

怪医倪涵书传奇 第六章、华佗托梦 二泉清韵  

2018-07-05 17:38:15|  分类: 小说遣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华佗托梦


二泉清韵


    果然如倪天医所料,第二年春天阮社一带发生了瘟疫,且有向管墅等地蔓延的趋势。不久,村坊上不断有人染病去世,几个村子里的凄惨哭声此起彼伏,弄得阴森恐怖,人心惶惶,昼夜不宁。

有个村子一户人家,先后走了两位亲人,亲戚朋友声泪俱下,撕心裂肺,悲痛欲绝;以后一段时间里,又相继有人染病离世,整个村庄似乎倏地昏暗起来,阴霾绵绵,空气浊浊,令人窒息。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村人又害怕,又焦虑,时时处处都可听到这样无奈的声音。

    一天,风呼呼地刮着树瑟瑟地抖着鸟雀悲戚,花儿落泪,村人们的视线模糊了心情异常沉一片迷蒙有的虔诚地登上香炉峰烧香许愿,祈祷神灵保佑,以求一方平安。

可连续一月来,天空弥漫愁云依然笼罩着大地,百姓沉浸在惊恐和慌乱之中,却又无计可施,就连周边自认为有一定医术的郎中,也都束手无策。

    起先,倪杜济为“一显身手”,也想煞煞倪天医的威,独自闷声不响地到阮社一个村子去勘查、施治,那里的人都祈盼他能驱邪疗疫,倪杜济更是“信心十足”,还冷冷地说了一句:“嘿,我要让倪涵书瞧瞧。”可是一天下来,倪杜济面对来势汹汹的时疫,颇感棘手,无能为力,不由得皱起眉头,暗暗自嘲:“我,前世勿修,没有花头;底子勿兜,自吃苦头!”

    一位老农回家路上又遇见了他,问:“倪郎中,查看结果怎么样?有办法吗?”倪杜济无言以对;后来,索性悄悄溜了。

任其蔓延总不是个办法,人们想到了倪天医,或许他还有办法驱散疫情,救治百姓。几个村子牵头为先的人召集起来一商量,决定派人去请倪天医,求他想想办法,谁知倪天医早已在阮社一带察看。他不顾自己染上疾病,只是一忽儿喝一口烈酒,一忽儿嚼一枚大蒜,或有时吃几粒药丸,有时衔一口草药,四处查找病源。他沿着河道,往返踏看;走遍村落,来回探查。如此一连几天下来,已是精疲力尽,却总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真是心焦如焚啊!

一天,天色已晚,倪天医准备回家,可实在太劳累了,就在阮社附近的一座大石桥上休息。这座桥很特别,一端是高大美观的石拱桥,另一端是几眼方孔的铁索型石桥,较低平,形式类似于古纤道。倪天医在石拱桥的石阶上闭目静坐,竟噜噜呼呼睡着了。朦胧中,一位华发白眉老人飘然而来,站在他跟前,说:“倪涵书,看你为百姓驱瘟治病这么诚意,令我感动,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是谁?啊!华佗神医!”与画像上一模一样,倪天医不禁惊叫起来。

华佗对倪天医说:“此处所患之时疫,乃是河水有毒之故。这是因为有些村人经常在河里倒垃圾,甚至扔死鸡、死猪,因此河神发怒,降灾于此,以惩罚警世

    倪天医急忙说:“我去劝说,我去劝说。但未知何药可治神医华佗拿出包装一红一黄两包药,说:“这两包药粉,颜色与包装一样,红的一包叫‘毒散’,黄的一包叫‘太平’。你把‘毒散’撒在周围主要河段每处一撮,可以消毒‘太平’熬成汤药,遍施众人,可疗疾。”倪天医甚是感激,急忙下跪拜谢。不一会,只见神医华佗拄杖捋须,隐身不见了……

倪天医从中醒来,身边果然放着挺大的两包药粉看来数量不少。他想:“现在天色已晚,待明日一早赶快行动!”于是背着药粉回了家,还把“华佗托梦”的事告诉了遇到的几个村民,他们听了很惊讶。

家里,柳妹闻之,尤觉稀奇:“真有这种事?”

    “我不做坏事,更不说假话!”

第二天一早,倪天医走遍染疫村落,告诉大家这场瘟疫的起因,告诫村民以后要爱护河道,不丢垃圾、病死牲畜他又说:“必须赶紧把‘毒散’药粉撒向主要河段而且我梦遇神医华佗的这座桥边搭一个凉棚,支几口大锅,熬制‘太平’汤药。”他的想法一说出,就得到了周边不少村人的积极响应。

    消息很快传开了。

大家都跟着倪天医来到太平桥畔,准备出分力。此时,郭山海来了,向师父打个招呼;紧接着娇娇也到了,一见郭山海,那双水亮的杏核眼越发清澈起来,相视甜甜一笑,撩人心魂;尽管她竭力掂量着世俗的沉重分量,但总无法克制那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暗恋苦思。

    随后,柳妹、小寡妇、倪田丰、倪三七、倪阿武等人纷至沓来。

让人眼睛一亮的是“镇山豹”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都欢呼鼓掌起来。“镇山豹”说:“为民驱瘟疫,大家齐努力!”倪天医作揖深表谢意。

“哎,你儿子在家吗?”“镇山豹”问。

倪天医笑笑:“去杭城读书了!这样,我更有精力做我自己的事了!”

“恭喜恭喜!儿子有出息!不过,倪天医,你千万不可太劳累了!”

倪天医说:“嗯,有数有数。不过,人有时候也很贱,不活动倒反而会生病。哦,还是言归正传,治疫去吧!”

“对,对,大家尽快动手!”“镇山豹”说。

不一会,撮药店倌也来了,他说:“今日基本上没人来撮药,我索性关了门,也过来尽一份力!”倪天医点点头:“好,好!”

倪娇娇连忙说:“山海哥,跟我来,这里的路,我熟。”还甜甜一笑,脸上浮起一阵红晕,如三春花蕾,欲放却又含羞;真想将他吟成一曲词,却又找不到能开出花儿的一个字。

    倪三七是个明白人,但苦水只得咽在肚底。因为自己那场病,后来就将女儿娇娇嫁给了近地还算富裕的人家,希望有个照应。女儿娇娇很孝顺,也就勉强答应了。谁知那女婿婚后不久成了呆大!所以,女儿常常回到自己身边来。“是我害了她!”倪三七不由暗暗自责起来,接着又说,“唉!后悔迟了,还是赶快去帮忙吧!”

人多力量大。按倪天医的吩咐,有的去撒“驱毒散”,有的动手搭凉棚,然后齐心合力帮着倪天医熬制“太平灵”汤药。没出一日,事情处理得停停当当。撒药的人回来了,大家又汇合在一起。倪天医说:“你们先喝汤药吧,以免惹病。然后,与我一块汤药去给病人”“汩汩汩”一人一碗落了肚。然后盛入水桶,有提的,挑的,一齐准备出发。

    “抓紧时间,快走!”“镇山豹”向大家招招手,“去吧!”

小寡妇也特别卖力:“走,跟我来!”

柳妹说:“你孩子尚小,还是回去管管他,别去啦。”

“没事!他在家,很乖的。”小寡妇接着说,“去年多亏了倪天医,我家的罗汉豆田才保住了。”

这话刚好被倪天医听到了,他笑笑说:“应该的,小事一桩。”然后吩咐说,“喂!大家听好了,你们女的累了,去自己村吧;我带着男的,到阮社几个村坊去!”倪田丰向大家招招手:“走!”

大家不辞辛劳,挨家挨户地送药深深感动了当地百姓。就这样,在倪天医的带领下接连忙碌了好几天,阮社几个村病的人,渐渐开始好转不出一月几乎都痊愈了,而且都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了,周边村庄终于恢复了生机从此,时疫已基本遏制,人们无不欢欣鼓舞。

当地百姓从心底里感激华佗神医托梦赐药,也由衷敬佩倪天医奋力治疫,就把这座桥取名为“太平桥”寄寓着“时时太平,岁岁安康”的美好愿望,并北岸的桥脚边建造了一座“天医庙”,供人们感恩祭拜。

 

    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瞬间已三个年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倪天医的名气更大了,而倪杜济自知望尘莫及,难以逾越,时不时地暗中叹气,不久也就郁郁成疾了,变得经常头晕,喘气,忧郁,乏力。身为郎中的他,却对自己的病一直无能为力,病急乱投医啊!他只好四处求医看病,希望能治好,然而总不见效验。时间一长,实在无奈,于是想:“死要面子活受罪,何苦呢?我还去是找倪涵书,叫他看看。”他只得放下面子求助于倪天医。

    一天,他找倪天医说:“涵书啊,我知道我不对,我有错。现在我病了,生不如死啊,求求你给看看!”

    倪天医这人就是太厚道,答应道:“好!既然相信我,我就给你看看吧!”其实他不看也知道,那是妒忌惹的病,心情抑郁,就会得病,却确实很难受。因为这病有三大主要症状和七个伴症状主要症状包括心绪低落,情志愉悦感丧失,疲乏症状包括意志下降,自我菲薄自卑消极悲观,有轻生行为或意念,睡眠障碍,纳食变差

    但倪天医为安慰他,故意避重就轻:“你这病啊,看脸色,无大碍。”“啊,无大碍?”倪杜济很惊讶,“可我为什么这样难受?”

“别怕!第一,在家里去挂一幅华佗的画像,或许他会告诉你怎么做,我这儿还有一幅,你拿去恭敬地挂在墙上;第二,我们这儿基本上村村有社戏,从今天起,凡哪里有戏,就往哪里去看戏,多听听箫笛和胡琴。”

“挂画像?看戏?有病总要靠药治,你能开个方子吗?”

“一定要方子吗?可以。”倪天医就拿过纸笔,写了不大不小八个字。倪杜济一看,顿时傻眼了。

倪天医就连忙跟倪杜济说:“不可木呆,按我说的去做。你也是郎中,该懂:实则虚治,虚则实治;喜则悲治,悲则喜治。”并递过“药方”说,“给,每天多看看这方子!”

“这算什么方子?”倪杜济一脸疑惑……

但不管怎样,倪杜济还是将方子带回了家,并虔诚地挂好了华佗的画像。奇怪的是,就这天后半夜,他梦中看着倪天医给的方子,“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一位华发白眉老人来到面前,说:“倪杜济,你要按倪涵书的话去做,更要学学他的为人!不然,你的病就好不了啦!”

“耶,是华佗神医!”倪杜济突然惊醒过来,出了一身冷汗……

    他再也睡不着了,自语道:“华佗神医托梦对我说的话,真的会应验吗?”忽而又想起了倪天医开的‘药方’,“哈哈哈,不是吃药,叫我看看,有这等奇怪的‘方子’吗?”

有!更奇怪的“方子”还在后头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