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泉清韵

栽几许小草,撷一缕清芬,放飞梦想;揽几束星光,掬一抔遐思,点亮情怀。

 
 
 

日志

 
 
关于我

二泉清韵: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学老师。学历:本科。职称:中学高级。任课:语文兼美术、书法。平时喜欢写作、二胡、戏曲、书画、篆刻、徽标设计等,然杂而不精,惟雕虫小技、自娱自乐而已,有诗歌散文集《镌刻美丽》、作文训练助教导学集《匠心习作 妙笔生花》(适合初、高中参考)、板书对句助教导学集《板书辑要 对句炼意》(人教版7—9年级),然尚未出版,惟孤芳自赏、自印自用罢了。

网易考拉推荐

美文荐赏 伴月庵小学 黄颂翔  

2017-03-03 13:57:43|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伴月庵小学

黄颂翔

 

  章镇小学是我的母校,我读书那时候还叫伴月庵小学。

  1951年初我读“半年级”,教室原是伴月庵的前殿,解放前做过“民教馆”,正方一大间,四面大檐下有青石板廊道,外墙是水红色的。过民教馆是一条叫大同路的缓坡,两边苦楝翠柏,走到头有一株百年斑柞树与一棵大樱桃,然后往右绕过一幢青砖木楼,拾阶弯上,便是三大间正殿改成的办公室。左边有角尺形两溜平屋,是禅房改成的教室,前后都有花园,多是鸡冠、凤仙、美人蕉与搔痒树;右边是侧向的五间楼房,独门独院,院子里有几株探出墙外的玉兰与桂花树,这儿是僧尼寮房改的教师宿舍。从办公室中门穿出,里头便是后殿与斋堂,后殿做了教室,斋堂就变为食堂;笃底便是山脚。

  当时食堂一侧的两间小屋里,还住着一老一小两尼姑。老的据说是天台人,白净而高大,小脚,大耳朵,走起路来两个耳轮一晃一晃的,可惜极少抛头露面,而且神情俨然,偶尔能听见她在里头轻轻一哼,在外面的小尼姑就连忙答应着进去,然后老半天不出来。这小尼姑其实也四五十岁了,嵊县人,笑嘻嘻的,说话好比唱嵊县小歌班,口气与模样都像一只斑鸠鸟。她们与我们相安无妨地过了好几年。

  伴月庵小学背山临溪,山叫姜山,溪称隐潭,青山绿水,原是风景极佳之处。此地曾留住过晋宋时的山水大诗人谢灵运,以及明代嘉靖间自称“姜山老樵”的硬骨头进士谢瑜等人物,可见历来就是不同一般的幽美胜境,所以后来才有远方大士相中此地,于是筑庵建堂,名曰“伴月”。再一代代挨下来,这风月道场便成了我们这辈子人的儿时乐园。

  当年的伴月庵小学,路面干净,流水干净,片片落叶不沾灰尘,可做书签。圆月形的洞门贯通东西游廊与书房,后山的泉水冒着水泡,一路流向草场边上的半亩荷塘,一路由剖成半爿的大毛竹一节节连起来通到膳堂。不必说伴月庵里外树木森森,松鼠在树下觅食,喜鹊在树上歌唱,有时能看到黄鼠狼在眼前倏地窜过,能听到啄木鸟在后山笃笃地敲响。坡上坡下几十株参天老枫树,在地面盘出虬龙般的树根。更有山门前的一棵巨樟,半里外就能闻到香气,树上有好几个大鸟窝,树下是不起灰尘、踏脚无印的一大块光洁的地坪。夏天的伴月庵,太阳只能从层层的枝叶间透下晃动的光斑。而时到三五,月光穿漏,伴月庵一片婆娑阑珊的夜色之中,喜欢玩闹的孩子们也会变得宁静。

  儿时的伴月庵啊,是读书的好地方,更是玩耍的好地方。如今想来,小时候读书好比搭车走路,书是自然而然要读,玩却是天性,甚至是目的,是儿时的兴之所在。到如今,老掉牙的我只记得小学第一篇课文一共三个字:“上学了。”可是小时候玩的名堂却全记得。追逐嬉戏不说,舞棍弄枪不说,踩高跷、荡秋千、投藤圈、溜铁环、掷弹子、飞纸牌、做纸人纸船纸飞机、喷水枪、磨咪刀,什么乒乓、板球、三毛球,然后四五年级之后打篮球,什么军棋、跳棋、走兽棋,还有摆小石头的牛角棋,什么放鹞、捉知了、做钓竿、斗蛐蛐、弹麻鸟,还有,从山上洞里挖来很粘的“窑泥”做菩萨,下过大雨之后在水沟里筑水坝,然后就是上姜山,绕过“棋盘石”、“金鱼背”,去骑“石人石马”,去拗“乌米饭”、“垒酒瓫”,摘“哥哥红”,还有那红红绿绿的山里果子……

  伴月庵小学读书的时候,可不像现在的孩子回到家里还要在灯下做作业,更没有放假了还要交钞票去读什么班的事情,那时除了上课就是玩,暑假里就泡曹娥江。那时候的曹娥江,江水完全可以直接喝,江边是黄缎子似的沙滩,江底也全是极舒服的黄沙。坐在埠头下面石板上,两只脚泡在江水里,小鱼一定来啄你,呆土鯆、鲶鱼会笃悠悠游过来,石坎缝里那些老弹虾傻乎乎地进进出出。你一下水,脚趾头马上触到黄蚬,一个“没头”下去,摸一手把不成问题。那时候,曹娥江上“嵊县头脑”的货船和木排成排扎在江上,小朋友们一个猛子下去,从船排这边拱到那边出来,脸上水一抹,那个忘乎所以啊。我那时候一个“没头拱”可以“躲”到五六十米大半江开外,简直像一只江猪。有时候看看天上老鹰在盘旋,注意它们会不会突然俯冲下来,叼走对面河埠头的女人在洗的鱼或者鸡呢。

  也怪,解放初天时地利人和,仿佛特地要让孩子们快乐,伴月庵小学又似乎特别的要让你玩个痛快玩个够。别的不说,晴天时空地上,老师会放好垫床,让我们翻跟斗竖蜻蜓;沙坑边,会放好跳高架子,老师先把沙弄好。我们班主任还专门在水泥地上刻好格子,以便女生“跳房子”、男生下“牛角棋”,免得我们用粉笔涂抹。另外老师经常导演课本剧,我曾粉墨登场,演过“东郭先生”那只狼,演过耍棍子的孙悟空,跟在老师屁股后头跳“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那个秧歌,还独自在台上雄赳赳地唱过:“看吧,太阳就要出来了,光明已经照到古罗马的城头……”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可惜啊,儿时转瞬即逝,伴月庵小学早已不复存在。然而童年的快乐怎能忘记,而那些亲爱的老师更是至今难忘,如:做过体育教官的“铅球大王”钟兆康,拉手风琴“红莓花儿开”的徐传培,教我演戏的胡大刚,唱美声“热血歌”的卢承箕,还有为我们在地上刻棋盘的竺乃铨老师……谨此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