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泉清韵

栽几许小草,撷一缕清芬,放飞梦想;揽几束星光,掬一抔遐思,点亮情怀。

 
 
 

日志

 
 
关于我

二泉清韵: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学老师。学历:本科。职称:中学高级。任课:语文兼美术、书法。平时喜欢写作、二胡、戏曲、书画、篆刻、徽标设计等,然杂而不精,惟雕虫小技、自娱自乐而已,有诗歌散文集《镌刻美丽》、作文训练助教导学集《匠心习作 妙笔生花》(适合初、高中参考)、板书对句助教导学集《板书辑要 对句炼意》(人教版7—9年级),然尚未出版,惟孤芳自赏、自印自用罢了。

网易考拉推荐

怪医倪涵书传奇 第一章、聊天风波 二泉清韵  

2017-11-03 21:10:57|  分类: 小说遣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复制敬请注明出处和原作者,谢谢!


第一章、聊天风波

二泉清韵


一日,管墅亭后村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人声鼎沸,好不热闹。院子由密密麻麻的竹篱围着,路边的那扇木门半开半掩,因进出人多,不常关。里面有棵高大的棕榈树,叶儿犹如一把把芭蕉扇,叠翠凝绿,展姿摇风,似乎在向彩云招手。

    一忽儿听得有人说:“奇怪,今日我好像长了翅膀在天上飞!看,太阳是扁的,还烧出了一个黑洞!”

    “太阳是圆的,哪有黑洞呀?”有个高喉咙说道。

    “哈,哈哈哈……你们的眼睛都冒着火,脸也紫了,肯定有病!” 

    大家窃窃私语起来:“他是不是疯啦?倪涵书疯啦?”接着一位邻居惊疑地瞧着倪涵书,问道:“你怎么啦?”

原来,管墅亭后村有一位名叫倪涵书的人,他农耕出身,后中为秀才,而立之年,貌不惊人,一副壮实的身子骨里倒透出几分亲和与憨态来;虽尚年轻,但能说会道,村里一些男女老少,只要有空,就都会挤到他家聊天。

    这天,倪涵书说话怪怪的,大家便惊讶失色,几欲先走。其实倪涵书自己清楚:没疯。但偶尔出现这种特异感觉,究竟是何原因,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他忽而回归常态,立马客气地说:“大家坐啊,没事,我没疯啊!我给你们讲故事!”

    大家打量着他,觉得已平复如常,也就坐下来听他讲故事。

    “你们听过《后汉书》里一个故事吗?一天,名医华佗遇到有人用车载一个人去求医上前打听才知道这病人是堵塞难以的病,告诉他们说去饭铺里买三升蒜泥和大醋来,强给病人吃下,病自然会好。”他们照华佗的话去做不久病人便吐出一条那样的来。哎,这下病人真的好了,能吃饭了。看来大蒜能杀毒杀虫,大家要常吃。如果怕臭,就嚼茶叶、吃大枣。”

“你们还知道吗,最最开头的人是怎么来的?”

    大家一愣:我们咋知道?

倪涵书说:“最先的人啊,是从海洋中来的。日、月的光照,闪、雷的刺激,加上浪潮的冲荡,使得水中带有生命的东西蹦出灵气,活动起来,变成有模有样会游水的物来。”他摊了摊手:“你们看,两只手像桨,是用来划的;两只脚像舵,是用来把的。后来变化了,这些物就爬上岸,到陆地或者深山野坳生活,就成了现在的人了。”

乡邻们觉得倪涵书一肚子故事,都说:“再讲,再讲!”

倪涵书接着说:“海洋的水有盐,咸的。人从海洋中来,汗也是咸的,所以人离不开盐,否则就会生病。”他又说,“刚才我为什么感觉你们眼睛冒火,脸色发紫?其实因为你们都有病。”

大家早被疫病吓慌了,急得忙问:“什么病啊?”

“别怕别怕!是小毛病。听我说。”倪涵书一说,大家才放心了。

    “你有时会头晕、脚软,我猜对了吗?”倪涵书指着一位乡亲说。

“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出来了,你头颈略肿,那是因为身体缺盐的缘故,回家每日清晨喝碗盐汤水,要淡一点的,不出十天就可好转。但也有其他毛病的。”他就指着一位八、九岁的小男孩说:“就像你,肚里有蛔虫,去挖点苦楝树根,洗净,煎汤吃,多吃几次,就能打下蛔虫。”

“喏,还有你,伤风了气管里有痰,吃嫩竹叶芯和荸荠煎的汤,会好的。”

    倪涵书又面向众人道:“多数是气血差,特别是几个女的,平时吃吃枣子、南瓜、芝麻盐,会有好处的。有病要重视,但别忧愁。”他接着说,“另外,火重的人,到春夏天多吃吃马兰头;皮肤差的人,到夏秋天多吃吃南瓜藤。这两样东西容易办到,可做菜吃。”

乡邻们虽然知道倪涵书从小喜欢医术,但听后总是将信将疑,大家或低声自语,或相互耳语着。倪涵书的妻子名叫柳翠妹,因为叫起来有些拗口,大家就索性叫她“柳妹”了。她有点心机,但本质不坏,还算顺从丈夫,今儿个站在一旁,更是觉得在听大头天话,于是,就冒出一句话来:“你又不是郎中,这治病的事懂个屁!”但转念一想:“不对。近些日子来,丈夫的言行怎么有些怪怪的?”她不由低声叹道,“哎,真的怪怪的,好像药神仙附了他的身。”眼前又浮现出这样一幅情景来……

那日,她和丈夫倪涵书到钱清西天竺去烧香拜佛,一路上,树翠草绿,鸟语花香,尤其爬上坡,踏着石径登山时,只见佳木繁阴,翠竹潇逸,野芳幽香,溪水澄澈,令丈夫倪涵书兴奋不已,他常给她指点着一些草木说,这叫什么,那叫什么的。有时还会拔起一棵草来,玩赏良久。难道他真的迷上了草药,想学个“草头郎中”吗?

“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一乡邻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路。这时,倪涵书十分自信地说:“等一等,请你们相信我,以后还可以用箫、笛子、胡琴治病呢!”

“呵!你说起来样样懂,可惜不是个郎中。”一乡邻打趣说。

倪涵书笑了笑,但又马上严肃起来:“如今我们这一带不少人患有疑难病,尤其常有瘟疫发生,粘缠不断,又无可奈何,我确实在想,自己能不能学个较专的郎中,来救治一方病人。”他停了停,说,“你们尽量少出门,免得惹病。”

“砰!”院子的篱笆门被人用力一踹!谁?大家一看,原来是村里行医的倪杜济。说起他,乡人恨之。因为他有点不务正业,并拉拢着村里村外的一批无赖,偶给一些好处,互相利用,欺诈弱小,自为得意,不知好歹,故名声一落千丈,有据可凭:

倪杜济因妻子早年得时疫而死,没留下一子半女,便学得个郎中行医,日子还算不错,本可过个宁静生活,可偏偏肆无忌惮起来。

    一次,有位名叫倪三七的乡邻得了一场大病,请倪杜济把脉疗治,谁知倪杜济卖起了关子:“你这病,不看!”倪三七一愣:“为什么?”

“为什么?这白花花的银子,嘿嘿,你拿得出吗?”

倪杜济嫌他穷,不愿为他看病,就又说:“你这病不轻啊,一年半载能治好,是你的造化。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倪三七有个女儿,小名娇娇,长得花容月貌,聪明伶俐,脱俗的齐整,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会说话。娇娇从小失去了亲娘,一直跟着父亲相依为命,不一会,她也替父亲央求来了:“倪郎中,我父亲在您这儿看病,不出远门,我们也好有个照顾,请高抬贵手吧!”倪杜济两只眼睛放光了,直勾勾地看着她,一番嬉皮笑脸后,总算答应了。

接着麻烦事却来了,一段时间后,倪三七病情才一分好转,而钱耗尽了,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好心的乡亲都资助他,倪杜济觉得可从中捞一把了,给倪三七看一次病,便“狮子大开口,银子用畚斗”。如此变本加厉,弄得倪三七无路可走。倪杜济趁机打劫,说:“把你闺女嫁我做续弦,什么都好说。”

    不久,这事传遍了整个村子,人们都出来为倪三七抱不平,指责倪杜济不厚道。谁知倪杜济叫来一帮无赖,大打出手,村人拿来铁耙锄头,正气凛然,据理力争,那帮无赖这才瘪了气……

    今日里倪杜济撒野踹开了人家的门,还不阴不阳地说:“你又不是郎中,胡扯什么?”

“我们无非是随便聊聊。”倪涵书说。

“随便聊聊?我看你是瞎胡扯!你既不为郎中,这治病的事——可不懂哦!不懂,就想着夺人家的饭碗啦?今后给我悠着点!否则,嗨嗨!”

“那好,我们各骑驴儿看唱本——走着瞧。”倪涵书觉得他如此无礼,也就不甘示弱地回击道。

“你嘴巴介硬,好戏就在后头,到时给你看看!”倪杜济蛮不讲理,连在场的乡邻们都听不下去了,齐声说:“别不讲理!滚!”倪杜济只得灰溜溜地走了,简直气得脸色发青,难道他就这样善罢甘休了吗?

    他回到家,心中好生不悦,轻声自语道:“倪涵书家总是热热闹闹的,而我一个行医的,家里却冷冷清清。再说,他们居然听起倪涵书胡扯治病的事来,可笑,可恨也!”他百般妒忌,岂肯罢休?准备打压倪天医来抬高自己,就拿起笔,搜肠刮肚地写下了以下告示:

 

无事来坐坐  有病来看看

不听人扯谈  愿信我祖传

            倪杜济

 

    第二天,乡邻们见路口贴着如此告示,仔细一看是缺德鬼倪杜济写的,都嗤之以鼻。

    再说,这告示中后两句,分明是在小看倪涵书而吹嘘抬高他自己,看着更令人恶心,于是一位懂笔墨的、名叫倪田丰的人,自告奋勇,拿来笔,灵机把告示改了一下,“不”字出头加一横,“人”字齐腰添一横,又“嚓嚓”几个标点,哎!真是神了,一转眼,这告示便成了:

 

无事来坐坐,有病来看看。

本听大扯谈,愿信我祖传?

          倪杜济

 

自此,倪杜济更是门庭冷落,气,只得往肚子里钻,从屁股里出;他冷冷地自言自语地说:“走着瞧?哼,那就走着瞧吧!嗨嗨!总有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