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泉清韵

栽几许小草,撷一缕清芬,放飞梦想;揽几束星光,掬一抔遐思,点亮情怀。

 
 
 

日志

 
 
关于我

二泉清韵: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学老师。学历:本科。职称:中学高级。任课:语文兼美术、书法。平时喜欢写作、二胡、戏曲、书画、篆刻、徽标设计等,然杂而不精,惟雕虫小技、自娱自乐而已,有诗歌散文集《镌刻美丽》、作文训练助教导学集《匠心习作 妙笔生花》(适合初、高中参考)、板书对句助教导学集《板书辑要 对句炼意》(人教版7—9年级),然尚未出版,惟孤芳自赏、自印自用罢了。

网易考拉推荐

《二泉映月》底蕴及演奏情感把握(视频) 二泉清韵  

2013-04-04 08:51:03|  分类: 论文启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泉映月》底蕴及演奏情感把握

                (配有陈春园、朱昌耀、邓建栋二胡演奏视频)

                                                     二泉清韵  

【内容摘要】

二胡曲《二泉映月》是我国民族音乐文化宝库中的瑰宝,有着深厚的底蕴,享誉中外。一是乐曲广泛吸取了我国江南一带的民间音调和戏曲音乐,移花接木,自然贴切;节拍重音的移位处理以及透音的自然运用,手法高妙,恰到好处。二是乐曲的旋律是优美的,这优美就是甜美中糅合着一丝凄美,刚中有柔,质朴深沉,感情饱满。在演奏《二泉映月》时,要奏出阿炳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苦难人生的无奈之情,凸显出音乐特有的“矛盾美”,从而揭示“追念美好、控诉不平”的主题。三是要正确认识和理解《二泉映月》,演奏时处理好优美旋律中“甜美”与“凄美”的关系,即要把“憧憬情”和“沧桑感”有机结合起来,以切合乐曲的内涵和主题。

【关 键 词】

二泉映月;底蕴;认识理解;情感把握

音乐底蕴往往无需作曲者阐释,听者用心聆听则不难感悟。我们可以从大自然语言中读到奥秘,也可以从音乐语言中读到底蕴。这就像根据动物的鸣叫声就能听懂其含义,根据金属的掷地声就能辨识其质地一样,并非臆测。《二泉映月》也不例外。

一、《二泉映月》节拍重音的移位处理以及透音的自然运用,手法高妙,恰到好处。

二胡曲《二泉映月》是我国民族音乐文化宝库中的瑰宝,有着深厚的底蕴,享誉中外。乐曲广泛吸取了我国江南一带有生命力的民间音调和戏曲音乐,移花接木,自然贴切。在乐曲中,我们听到的音乐语言是十分丰富的:民歌小调、梵音锣鼓、江南丝竹、滩簧小曲等等,都有痕迹可循。阿炳以其独到的理解,高妙的手法,无拘无束,尽情处理,已成为具有鲜明个性的“二胡绝唱”。如节拍重音的移位。曲中的节拍重音常与基本乐理中的规则相距甚远,而接近于民间锣鼓中的重音形式,速度较快,顿挫流畅。这是阿炳受江南戏曲、小调、锣鼓音乐等民间音乐的熏陶而形成的。又如透音的运用。在演奏时,一个乐句中的一个音将手指轻轻一放,隐隐约约地透出一个空弦音,听来别具韵味。这是阿炳吸取了江南丝竹的演奏手法的结果。可见乐曲具有浓郁的民族色彩。确切地说,是特色、内涵、魅力蕴含其中。

二、《二泉映月》的旋律是优美的,这优美就是甜美中糅合着一丝凄美,刚中有柔,质朴深沉,感情饱满。

可以说,一支优秀的名曲,总是旋律优美、深沉跌宕、情感丰富、意境深邃的,这正如一个演讲者的演讲,需要运用抑扬顿挫、拟声绘色的音调,表达喜怒哀乐、是非爱恨的情感一样。仅从旋律中流露的情感来说,《二泉映月》就是经典的范例之一。乐曲中有“甜美”的祈盼情,也有“凄美”的叹息声。这“凄美”虽非“主导”,但也无可否认。这种矛盾情绪的巧妙融合,就是阿炳赋予了音乐的生命力。凡是对越剧较为了解的观众,无一不知越剧《红楼梦》是王文娟杰出的代表作之一。王文娟把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演活了,有人把她誉为“活林黛玉”不是没有道理的,其中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当时为了生计,她从小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去学戏时的伤感情绪,移情到“寄人篱下”“多愁善感” 的林黛玉这一人物上(王文娟老师曾谈到过),从而把人物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那时阿炳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由于生活所迫,跟随父亲出家做了道士;为了生存,苦练琴艺,但最终落到流浪卖艺的田地,一腔苦水,自然流泻于指间。阿炳多年来一遍又一遍地演奏并逐步完善定型的《二泉映月》,无疑融合着阿炳对生活的理解与感慨,我们从旋律中可以听到阿炳向往美好生活的心声,同时也可以听到他悲苦命运的诉说,当然,这不是一种煽情的“悲”,而是一种向往与现实之间矛盾的“悲”,包含着“刚毅不屈”的情绪,带有“昂扬”的成分,故听来虽有一丝沧桑感,但没有像《江河水》那样悲情。尽管阿炳曾有过不体面的经历,但“当时社会不让好人有出路”,他有他的苦衷呀。他热爱音乐,追索本真,爱憎分明,刚正不阿,渴望光明,向往美好,但诸多“追求”都像是一场梦,后便自损自践,近乎无法改变命运意识下的消极抗争,经历过“矛盾”的人生。我们应正确认识和理解阿炳。人都是有爱恨情感的,他一定会将自己的情感或流露在言语上,或融进于诗文中,或糅合到音乐里,这是无可非议的;“一切景语皆情语”;情郁于中必发之于外。《二泉映月》的甜美与凄美,就是要抒发阿炳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苦难人生的无奈之情,凸显出音乐特有的“矛盾美”,从而揭示了“追念美好、控诉不平”的主题。可见乐曲具有鲜明的情感色彩。确切地说,是情感、美感、主题蕴含其中。

至少以上两点,就是《二泉映月》的底蕴。有底蕴才有恒久的魅力,《二泉映月》是阿炳几十年磨成的“剑”,底蕴深厚,故此曲在世界乐坛大放异彩!因此,乐曲能成为传世佳作的基础条件是优美而有底蕴。

三、综上所述,我们对《二泉映月》就应当有一个较为合理的认识和理解,并以准确的感悟进行演奏。

认识理解不可表面化,《二泉映月》虽有“甜美”成分,但演奏不能按曲名表面含义过于“甜美”。

《二泉映月》一曲原本没有曲名,纯粹是阿炳的“依心曲”。当年杨荫浏先生等在为阿炳录音完毕后,此曲初步定名为《二泉》。后据阿炳说,他经常去无锡的惠山泉——“天下第二泉”边卖艺,同时获得广东音乐中《三潭印月》曲名的灵感,并征得阿炳同意后定名为《二泉映月》。《二泉映月》的定名几乎没有乐曲本身所表达的内容、情感,这种即兴定名与乐曲底蕴有较大距离。

阿炳双目失明后,经常到惠山泉边卖艺,完全是由于生活所迫。他当时的生活举步维艰,受人欺凌,怎么会有如此闲情雅致去描绘风花雪月般的景致?至多也只是一种伤感而不悲观的情绪。当然,阿炳有自己的追求与向往,乐曲就会有“甜美”的成分,但现实往往令他失望,他就会将怨与恨糅合其中,奏出“凄美”的旋律来。由此看来,演奏《二泉映月》不能过于“甜美”,应当考虑一丝“凄美”的音乐成分,即必须是一种“甜美”糅合“凄美”的优美旋律,同时要奏出阿炳吸收融合的一些民族色彩来。

反之,认识理解也切忌片面性,《二泉映月》虽有“凄美”成分,但演奏不能按阿炳悲惨身世过于“凄美”。

演奏过于注重阿炳的身世,着力体现悲剧性,把作品奏成太过凄楚的情调,以至出现了置作品的本源于不顾,另辟蹊径,片面截取,这更是不对的。   

阿炳的身世确实是悲惨的,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比乞丐强不了多少的流浪卖艺中度过的。生活在最底层,为了生存,受尽了人间的苦难。所以,阿炳的琴声,有拉不完的怨与恨。他抱着乐器,穿街走巷,阐释着自己悲凉的人生,倾吐着自己不幸的命运,控诉着当时社会的黑暗,怒斥着日寇汉奸的卑劣。一把并不起眼而饱经沧桑的二胡,弦上流泻出“二泉”的苦水,街头巷尾的每一页,印记着阿炳卖艺为生的辛酸。但一路上,他风霜雪雨无所惧。抗争,铸就了他不屈的脊梁!

在《二泉映月》中,我们可以听出阿炳的悲苦与辛酸,但更能够读到阿炳的刚毅与骨气。这是对人间苦难的不屑一顾,是对滚滚凡尘的傲然视之,是对懦弱的讪笑,是对逆境的抗衡,是对黑暗的控诉,是对光明的渴望!

由此可知,演奏《二泉映月》,既要倾诉一丝“凄”的情感,又要融合几许“甜”的美感,更要奏出“刚毅不屈”那种昂扬的旋律来。

总而言之,就是在演奏《二泉映月》时,要把握好优美旋律中“甜美”与“凄美”的分寸,即要注重情感把握,力求优美而不过于圆润悠扬,凄美而不过于悲观感伤,换言之,就是要把“憧憬情”和“沧桑感”有机结合起来,奏出阿炳的“风骨”,以切合乐曲的内涵和主题。

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上述仅仅是本人不成熟的一些看法。


参考:

《对世俗的控诉 与命运的抗争——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的内涵探析》(中国二胡艺术网)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