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泉清韵

栽几许小草,撷一缕清芬,放飞梦想;揽几束星光,掬一抔遐思,点亮情怀。

 
 
 

日志

 
 
关于我

二泉清韵: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学老师。学历:本科。职称:中学高级。任课:语文兼美术、书法。平时喜欢写作、二胡、戏曲、书画、篆刻、徽标设计等,然杂而不精,惟雕虫小技、自娱自乐而已,有诗歌散文集《镌刻美丽》、作文训练助教导学集《匠心习作 妙笔生花》(适合初、高中参考)、板书对句助教导学集《板书辑要 对句炼意》(人教版7—9年级),然尚未出版,惟孤芳自赏、自印自用罢了。

网易考拉推荐

论《孔乙己》的创作艺术 二泉清韵  

2013-04-04 08:42:13|  分类: 论文启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孔乙己》的创作艺术

                                               浙江省绍兴县钱清镇中学  陈荣根

 

鲁迅先生《孔乙己》这篇小说全文总共不到三千字,却极其深刻地反映了孔乙己一生的悲剧和整个社会的病态。就其容量和分量来讲,绝非能用三千字来加以衡量的。在短篇小说中,《孔乙己》占有很高的地位。它是继《狂人日记》之后的又一篇反封建主义的杰作,如果说《狂人日记》是对整个吃人的封建制度的彻底否定,那么,《孔乙己》则是从封建教育制度受害者的角度来批判封建制度和封建文化教育的。《孔乙己》的创作手法是很高明的,鲁迅先生以其深邃的眼光进行透视,以其冷峻的笔触加以点击,不仅成功地塑造了孔乙己这个封建社会下层知识分子的形象,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制度和封建文化教育的严重弊端,而且辛辣地批判了那些深受封建社会之苦的人,却讽刺嘲弄比自己更不幸的孔乙己的这种病态现象,从而“沉痛地提出了一个改变人民昏迷、麻木的精神面貌的严重社会问题。”①《孔乙己》在创作上融“揭露、批判、揶揄、警示、同情”于一体,反映了深刻而具有现实意义的主题,体现了作者严肃的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现就《孔乙己》的创作艺术,谈谈笔者的一点看法。

一、 创作构思,独具匠心

鲁迅先生《孔乙己》的创作具有典型性、独创性和深刻性的个性特征,创作构思极为严谨、缜密。比如:

1.柜台分界:

小说将鲁镇的咸亨酒店作为主人公孔乙己活动的主要空间,其中酒店的柜台犹如一道高坎,弱小者是无力进去的,只有那些有钱的“长衫主顾”,才可以随心如意地踱进柜台里面去坐着喝酒,而孔乙己这样穷困潦倒的下层知识分子,就只好在柜台之外站着喝酒,享受不了“长衫主顾”的待遇。笔者认为,这里在对比中是意含双关的,表明孔乙己喝的是人间的苦酒,尝的是生活的艰涩,从而预示了其悲剧性的人生。尽管孔乙己也穿着长衫,但他经济拮据,买不起酒菜,进不了里屋,不得不与“短衣帮”在一起。他不肯脱下长衫,无非是不想失去读书人的身份以及不愿与“短衣帮”为伍罢了,但说穿了,他还不如那些“短衣帮”呢,因此,只能被“拒之柜外”。他不能进入“长衫主顾”的行列,又不想与 “短衣帮”为伍,但又偏偏站在“短衣帮”中间“亮相”。小说通过这种鲜明的对比,更加突出了孔乙己内心的矛盾与悲苦,同时也表现了“长衫主顾”们的悠闲自得和趾高气扬。鲁迅先生之所以这样写,很显然是为了反映当时贫富悬殊、阶级对立的现状,从而表达对不公平社会的忧愤之情,也由此而唤起人们的深思。

2.“笑”字贯穿:

小说以“笑”字贯穿全篇,看似轻松快活,充满喜剧气氛,实则以“笑”衬悲,使悲更悲。一些麻木的酒徒和小市民笑一个麻木的孔乙己,从中获得快乐,把“乐趣”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可见封建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何等的冷漠和无情!孔乙己确有“可笑”之处,但只要略有一点同情心的人,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的。更何况这些“笑客”中的“短衣帮”,自己也同样处在不公的社会环境中,过着穷困的生活,却偏偏也要“五十步笑一百步”,岂不可悲可叹!尽管孔乙己在他们眼里是“可笑”的,但在这“可笑”的背后,却隐藏着弱小者的寂寞而痛苦的灵魂。殊不知,孔乙己的“可笑”,其实是可悲的,本应该赢得人们的谅解和同情,但恰恰相反,他不但无人怜悯,反而成了人们用以解闷取乐的工具,或被逗乐,或被嘲弄,或被揭短,或被刺激,使得他更为窘迫、难堪和痛苦。最后,孔乙己就在这样的笑声中失踪了,是死是活,竟无人知晓。鲁迅先生正以这种独特的笔触警示人们:麻木的灵魂,炎凉的世态,已亟待疗救!可以说,以“笑”衬悲,这是鲁迅先生独具匠心的创作构思和艺术风格,即“以喜剧形式出现的悲剧,这是鲁迅在这篇小说中所表现的独特的艺术风格。”②

3.人物陪衬:

小说在塑造孔乙己这一人物形象的同时,还精心安排了小伙计等人物。小伙计并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他在小说中起到了故事目击者的作用,在人物与人物、人物与环境之间有“穿针引线”的效果。有了“我”(小伙计)的存在,可以使故事情节集中,内容简要,并使故事显得真实可信;同时还可以增加悲凉的意味,因为连一个十二岁的小伙计都鄙视孔乙己,这就更能说明孔乙己的可悲和这个社会对不幸者的冷漠。小说写了孔乙己考小伙计“回”字的四种写法,还写了给孩子们分吃茴香豆的细节。这是因为“孔乙己在那群无聊的酒徒和小市民中间是找不到丝毫的人间温暖的。成人社会的冷酷无情,逼着他把自己的真诚的感情转移给孩子们,他也迫切地希望着从孩子中间获得一些温暖和谅解。”③但他这种诚恳和善良的举动,照样连孩子们都没有理解,不予同情,甚至反被看作笑料,他仍然找不到一丝人间的温暖。作者这样写,岂不有力地揭露和否定了这个扭曲人们灵魂的社会!

另外,小说还间接引出了丁举人这一人物。尽管丁举人没有出场,但我们可以从一个喝酒的人的口中知道,他是打折孔乙己腿的凶手。孔乙己的劣根性之一,便是好喝懒做。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会营生,而且好喝懒做,生活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的地步。他虽能写出一笔好字,原可以依靠抄书糊口,但可惜寄生的本性难改,养成了偷窃的恶习,“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书籍纸张笔砚,一齐失踪”。一偷再偷,一犯再犯,先是偷了何家的书,被吊着打,以致脸上添了许多伤痕,后来竟偷到了丁举人的家里,结果被打折了腿。这次,孔乙己先已经写了“服辩”,本可以谅解,何况他这个弱小者又不是行凶偷盗,无非是为了最低下最起码的生存,但他连一点解释的权力都没有,最终竟被打成残废人。孔乙己不仅在精神上深受封建文化的毒害,而且在肉体上也受到了无情的摧残。不难看出,鲁迅先生在小说中之所以要引出丁举人这一人物来,目的就是要唤起读者深思:丁举人是个读书人,孔乙己也是个读书人,前者从科举制度的阶梯中爬了上去,后者虽也热衷功名,但终于没有爬上去,为什么一个爬上去了的人,却可以横行不法、随心所欲、肆无忌惮、不顾他人死活地打一个爬不上去的人呢?鲁迅先生对此用其极其锐利的解剖刀,把封建文化和科举制度的道德文明的虚伪、无耻的本质,以及对下层知识分子的戕害,冷静而深刻地剖析出来了。

二、 语言风格,诙谐冷峻

文学如果不能很好地运用语言,任何丰富的形象和复杂的思想都是难以体现出来的。鲁迅先生在创作上极其讲究语言的锤炼,做到字斟句酌、辞达腔圆。他在《孔乙己》中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其语言风格,灵动而深沉,诙谐而冷峻,即亦谐亦庄,两者熔为一炉,颇具典型性和深刻性,以及表现力和感染力。请看:

1.“他排出九文大钱”“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

“他排出九文大钱”, 这是孔乙己刚出场时来到咸亨酒店喝酒付钱的描写,其中的一个“排”字用得颇有讲究,意即用手一枚一枚数着排放下来,换成另外任何一个意思相近的动词均不妥当。因为孔乙己是个读书人,他清高,自命不凡,死要面子,用“排”字表明孔乙己有现钱时的自得,很想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自己;同时,他也想以次证明自己是个规矩人,对酒店不会缺少分文;也表示他对这几个钱的珍惜,认真地清点数目,非常符合他那种特殊人物的特殊心理。而当孔乙己被丁举人打折了腿以后,也就是最后一次去喝酒时,他是“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来付钱的,这里却用了一个“摸”字,为什么?因为孔乙己口袋中的钱已经不多了,再也不能像第一次那样“洋洋洒洒”了,而且在动作上也显得迟缓多了。笔者认为,这一方面表明了他在生活上愈加穷困了,另一方面也说明他身受摧残以后,手脚更不麻利了。这两句话,充分说明了鲁迅先生灵动而深沉的语言风格。

2.“窃书不能算偷……”

“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这是小说里所写的孔乙己争辩时所说的话。其实,这是鲁迅先生创造性、典型性、艺术性的一笔,用来作为迂腐穷酸、满口“之乎者也”的孔乙己争辩时的语言描写,是最恰当不过了。这种争辩的逻辑,是孔乙己式的。“窃”和“偷”是一对同义词,前者为古语词,后者为口语词,孔乙己硬把“窃书”和“偷(物)”、“读书人的事”和其他人的行为区别开来,在字面上作争辩,其实只是玩弄概念,越是这样辩解,就越是辩解不清,反而更显示了他这个没落的封建文人迂腐和可悲的性格。鲁迅先生的这一人物语言描写,新警而有揶揄意味,蕴涵着强烈的批判性,不但批判了孔乙己的迂腐,更抨击了封建文化和科举制度对孔乙己精神上的毒害。

3.“替人家钞书,换一口饭吃”“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书籍纸张笔砚,一齐失踪”

孔乙己是封建科举制度奴役下的一个可怜的牺牲品,他不爱劳动,不会营生,但要生存,就只得偷窃。因前面已有提及,这里不再琐述。鲁迅先生在上面的话当中,没有写到一个“偷”字,可见,他是有意回避的,并且语言写得十分婉转而诙谐。因为孔乙己毕竟不是一个坏人,他还有善良的一面,本质还是好的。因此,作者给予了一定的同情心。这正体现了鲁迅先生诙谐而冷峻的语言风格。

4.“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对于以上这句话,笔者的看法与众有所不同。“大约”和“的确”原本是两个意义相矛盾的词,但作者故意违反“矛盾律”,把它们糅合使用在一起,作为文章的结尾,使读者对孔乙己的命运存有广阔的相象空间,更有无穷的悲剧意味。这种笔法类似于“舛互”的辞格,比如“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嘴快,水盆里扎猛子,也没有深浅。”④既然“什么都好”,那就该没有缺点了吧,但这句话所说的缺点反而更加鲜明突出。因此,这种写法有其独特的表达效果。“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可以拆分为这样两句话去理解:㈠“大约孔乙己死了。”在句中表估计、表猜测。因为没有人说起过这件事,没有确凿的根据,只能是估计。㈡“孔乙己的确死了。”根据“到现在终于没有见”这样的情况判断,孔乙己则“的确”是死了。作为“笑料”的孔乙己,按理说,那些“笑客”因熟悉而总会有所关注吧,但到最终是死是活,竟然无人知道,无人传闻。可见人间之炎凉,根本没有关爱。这样写,就更加鲜明地突出了孔乙己悲剧的一生。假如孔乙己是死了,可以说,他是糊里糊涂而默默可悲地死去,而人们则是糊里糊涂而麻木不仁地活着。如果有人问到孔乙己哪去了,这些“笑客”也许会说:“大约死了,不,可能……的确死了。”作者在此用了矛盾的“模糊语言”来调侃对人漠不关心的炎凉世态,即在特定的故事环境里运用了特定的语言,是一种以“谬”攻“谬”的特殊方法。用这种“模糊语言”调侃“糊涂人世”,具有强烈的揶揄意味,有力地抨击了当时黑暗、冷漠和无情的社会。故这种语言风格,是十分深沉而冷峻的。这就是笔者的理解和分析。当然,在具体的教学中,我们必须告诫学生不要模仿这种写法,因为学生的思想毕竟还没有达到鲁迅先生那样深邃的境界。

三、人物形象,鲜活深刻

为了更好地表现小说的主题,鲁迅先生竭力从塑造孔乙己这一人物形象入手,因此非常典型,非常成功。可以说,他笔下的孔乙己,已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这不仅仅是因为鲁迅先生具有崇高的知名度,最主要的是得益于他在人物塑造上具有高超的笔力和技巧。孔乙己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颇有典型性、艺术性、深刻性和警戒性,鲜活而深刻。因为鲁迅先生的目的是,一方面要批判封建制度和封建文化教育,否定当时黑暗、腐朽的社会,另一方面也在于告诫青年一代决不能再走孔乙己那样的老路了。因此,人物形象的塑造必然考虑其醒世作用,从而来突出小说的主题。下面谈谈小说是怎样刻画孔乙己这一人物形象并以此揭示主题的。

1.通过交代孔乙己这一绰号的来历,为下文孔乙己的悲剧埋下伏笔。

在小说中写到,因为他姓孔(也许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人们便从描红簿上的“上大人孔乙己”中给他取了“孔乙己”这个绰号。鲁迅先生这样写的目的主要有二:其一是为了说明孔乙己的地位低下,竟连个名字都无人知道,也反映了人们的漠不关心;其二是为了预示孔乙己正像描红簿上的字被人涂写抹黑那样而被人践踏、蹂躏的可悲命运,即为下文孔乙己的悲剧作铺垫。这是塑造人物形象时必要而有力的交代。

2.通过对外形的整体描写揭示孔乙己的特殊身份。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这一外形的整体描写,集中而简练地概括了人物与众不同的特殊身份和性格特征,预示了悲剧的必然性。

3.通过白描手法进行肖像描写揭示孔乙己的不幸遭遇。

“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鲜活地刻画出了一个穷困而不得志,又经常挨打受辱的老书生形象。被打折腿前后肖像的对照,更显示出他遭遇的悲惨,从而有力地说明了人间的不平和冷酷无情。

4.通过服饰的细节描写揭示了孔乙己懒惰而又死爱面子的特性。

“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又脏又破,长期不洗不补,既说明孔乙己很穷,只此一件长衫,又说明他很懒,连洗补衣服都不肯动手。不肯脱下这么一件长衫,是惟恐失去他读书人的身份。这一细节是对他死要面子的写照。鲁迅先生通过一件破长衫的描写,把孔乙己的社会地位、思想性格及所受的教育揭示得十分深刻。鲁迅先生对“孔乙己 的长衫描写,作为塑造形象揭示性格的点睛之笔,可谓力透纸背、入木三分。确实,如果鲁迅先生只写孔乙己站着喝酒而不写其穿着长衫,就很难简明地揭示出主人公思想意识和其所处的经济地位之间的矛盾,奇峰般地凸现出他迂腐寒酸的性格。这长衫是人物灵魂的标签,是主人公悲剧命运的广告。”⑤

5.通过个性化的语言描写,揭示孔乙己自命清高、迂腐不堪、自欺欺人的性格。

小说多次描写他满口“之乎者也”,反映了他受封建教育影响之深。孔乙己 用“四书”“五经”中的所谓“圣言”为自己辩解,说什么“君子固穷”,就连偷书也说成是“窃书不能算偷”。这些个性化的语言极能表现人物鲜明的个性。

6.通过对人物的动作、神态的描写,显示了孔乙己善良的心地。

孔乙己教小伙计识字,给孩子们分茴香豆,表现了他善良的心地,也表现了作者一定的同情心。

总之,《孔乙己》这篇小说成功地塑造了孔乙己这个封建社会下层知识分子的形象,深刻地反映了封建文化和封建教育对读书人的毒害,控诉了科举制度的罪恶,揭示了封建社会的世态炎凉和人们冷漠麻木的精神状态。社会对于不幸者的冷酷,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封建社会的腐朽和病态。孙伏园《关于鲁迅先生》中是这样说的:“鲁迅先生只是以封建科举这一弊端为缺口,通过描写深受其害的孔乙己的悲剧命运,来抨击封建社会,突出社会对穷人的冷淡——迫害的主题的,这正是鲁迅先生早在六十多年前就已经归纳出来了的。”说到底,造成孔乙己悲剧的根源是封建文化和封建科举制度以及当时这个冷酷的社会。作者对于孔乙己的态度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尽管孔乙己的“不争”不能归结为造成其悲剧的根源,但作者还是在同情的同时予以批判。因为,孔乙己式的劣根性,是任何一个时代都要不得的。这就是对当时青年一代的警示和忠告。

不难看出,鲁迅先生《孔乙己》的创作是严谨而又严肃的,具有极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和他所有的作品一起,为我们留下了不朽的艺术瑰宝。

 

注:

      ①见陈根生《谈谈〈孔乙己〉的主题》

      ②见张德林《含泪的笑》

      ③见张德林《含泪的笑》

      ④见杨朔《三千里江山》

      ⑤见田又生《孔乙己的长衫哪里去了》

其他参考:

      初中语文第六册《教学参考书》(浙教版)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